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产品简介

文化視點)電子音樂在中國從小眾走向壯大


发布日期:2021-10-23 00:17   来源:未知   阅读:

  17日下午到晚上,在北京懷柔的雁棲湖畔,3萬多名樂迷隨著“百威風暴電音節”舞臺上的電子音樂搖擺。晚上10點,音樂繼續,距離天安門不到5公里的鼓樓東大街衚同裏,dada酒吧裏一片歡騰,電子音樂廠牌“燃音樂”一週年派對如期而至。

  28歲的“燃音樂”創始人沈立嘉10年前還只是一個青澀的熱愛音樂的大學生,那時他無法想像10年後有那麼多中國人接觸電子音樂,甚至把它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如今,作為廠牌的負責人和混音師,沈立嘉與北京近半數的電音製作人合作過。

  沈立嘉的工作室坐落在離鼓樓不遠的一個衚同裏,成套的混音設備、黑膠唱片佔據了本就跼踀的空間。他在此為音樂人進行混音、母帶等後期製作。

  沈立嘉說,上世紀90年代末,電子音樂初入中國時,主要受到留學歸來的潮人追捧。不少人誤解電子音樂就是“打碟”,著迷的人群不過是隨著“蹦次噠次”的迪曲“群魔亂舞”。

  雖然一些音樂人平時會參加演出做DJ,但更多電音製作人是在幕後。近年來,他們的製作多元化,水準逐漸與國際接軌。沈立嘉說,“燃音樂”廠牌下的SoulSpeak專輯在歐洲最大電子舞曲平臺Juno Download得到了官方樂評推薦。

  運營一個年輕的獨立音樂廠牌並不容易,沈立嘉通過混音、電子音樂現場表演或者其他工作產生的收入來不斷投入,維持運轉。

  “我希望把優秀電子音樂人的作品通過廠牌這種渠道很好地發行出來,這個過程可能比較辛苦,但能看到中國電子音樂人的作品在不斷進步,不斷為受眾貢獻著視聽享受,並逐漸被大家認可,我就特別快樂!”沈立嘉說,自己很榮幸成為默默推動中國電子音樂發展的一員。

  電子樂的推廣方式一般是Party和音樂節兩種,近兩年來電子音樂在國內逐漸升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喜歡上俱樂部文化,參加Party、去音樂節看電音現場表演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以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為主體,中國各地陸續出現種類多樣的電子音樂節,在城市公園或者露天,以“嘉年華”的形式,電子音樂節融進了露營、自駕遊、野營等適合親子、家人互動的元素。

  音樂節把電子音樂這一大眾有些陌生的音樂類型,從夜間俱樂部一下子帶到各個年齡段的大眾面前,吸引了許多無法接受在閉塞室內場所被巨大聲浪、霓虹燈光衝擊的人群。

  出現在風暴電音節現場的孫明(化名)是一位中年教師,她平時不太有機會接觸電子音樂,直到有一天她在孩子的影響下帶著郊遊的想法來到了電音節現場。

  “我突然受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感官衝擊,有動感、層次豐富、有感染力的電音傳到我的耳朵裏,我覺得整個人都年輕起來了。”孫明說,“所以現在一有時間我就參加電音節,很想融入其中。”

  張麗麗(化名)帶家人一起參加了風暴電音節。“我以前沒太見過這種燈光、舞臺效果、聲音的音樂節,孩子玩得很開心,我們也一起了解了電子音樂,與觀念裏的演唱會不同。”她說。

  觀眾的真實體驗證實了風暴電音節創始人周鉑弘的預言。周鉑弘在美國長大,電子音樂陪伴了他整個青少年時代,“那個時候我在上高中,幾個要好的朋友就已經在一起玩電子音樂了,週末舉辦小型電音聚會、聚集在一起研究音樂編排等。可以說它的DNA已經融在我的身體裏。”他說。

  2013年,周鉑弘帶領團隊在上海創辦STORM風暴電音節,雖然彼時電子音樂已經在歐美國家成為一種為大眾喜愛的音樂藝術形式,但在中國由於受眾有限,當時演出方還只是組織500-1000人的小型演出。

  “我覺得中國市場潛力巨大,我們選擇以小眾帶動大眾的方式推廣電子音樂,開闢電子音樂節市場。”周鉑弘說。

  為了吸引更多觀眾,他會邀請歐美排行榜中知名的電子音樂人到音樂節上演出,也曾請中國主流音樂平臺的優秀音樂人參與外國音樂人的編曲與演出之中。

  “這樣做需要投入很大成本,但我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接觸並了解電子音樂。每一種音樂藝術形式、每一個偉大的音樂節品牌都是需要時間來培養。”周鉑弘說。

  2015年,百威風暴電音節觀眾人數已經達到7.5萬人;2016年,主辦方將演出地點從上海、深圳拓展至北京、廣州等五大城市,預計觀眾將超過15萬人。

  在中國電子音樂逐漸成熟壯大之時,也有一些問題伴隨著市場的擴大而凸顯出來。“很多音樂人或是聽眾想要更多了解電子音樂,但不論是電視、廣播還是網路,都很少有這方面的內容。”周鉑弘說,他和團隊權衡再三,決定今年著手開發一個“電音臺”,把優秀的電子音樂內容全部集中在一起,希望電子音樂更容易傳播開來。

  而沈立嘉看到的則是整個電子音樂行業缺乏一個標準。他在廠牌運營以及日常音樂製作工作中發現,中國電子音樂市場急需更權威、主流的音樂媒體來引導和帶動。“如果沒有一個行業標準或榜單,人們會無從判斷什么是真正好的電子音樂。”沈立嘉說。

  沈立嘉認為,中國電子音樂產業還沒有形成一個好的商業模式,內容生產、出版發行、經紀公司代理演出、專業媒體報道、分銷商去全球唱片店銷售,這應是一個完整的鏈條。但他對於中國電子音樂的未來十分樂觀,“如今中國電子樂開始有了廠牌,音樂院校裏開設電音專業,更多的電子音樂場地在逐步建立”。(完)

  國際日報版權所有 提醒:國際日報業者若未經許可,擅自引用本網內容將面對法律行動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國際日報網站宣傳他們的產品或服務。不過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與國際日報網站無關,國際日報